马上知道网

一战末期,列宁不惜割让大片国土求和,是否合理?

老李又不黑

2021/6/11 7:48:25

一战末期,列宁不惜割让大片国土求和,是否合理?

其他回答(1个)

  • 河北小路

    2021/6/13 23:14:00

    我们简要回顾一下前因后果及当时的情势,李鸿章为何在甲午站前竭力避战的原因就很清晰了。

    断断续续的小型冲突,使得大清上下误判了甲午形势

    此时的日本,还没有资本像1930年代退出国联那样嚣张。

    19世纪时,中日两国都不敢公然挑战国际法规则,也不敢无视英俄列强的态度。

    早期的日本,还没有足够力量与大清抗衡。可是明治之后的日本精英阶层,在外交能力上,早已超过了大清。他们利用武装为辅,外交为主的方式,与大清进行长期的博弈。

    日本一眼看出了大清在朝鲜问题上的软肋:中朝之间的宗藩关系,已经不符合当时欧式外交的惯例!

    日本牢牢把握这个软肋,与大清断断续续进行了三次博弈,扩大了在朝鲜的影响力。

    但是,毕竟此时日本实力有限,大清在袁世凯等人的果决行动下,大清在这些小规模冲突中占了一些便宜。同时,日本通过对大清对朝鲜的宗主关系采取了“先质疑,后收默认”的方式,维持了大清的颜面,使得大清也认为自己是胜利方!

    袁世凯在朝鲜挫败日本的挑衅,展现了杰出的才具。但是,在这些小规模冲突中形成的思维惯性,使得大清低估了日本的野心,误判了甲午形势。

    因此,大清上下,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:对付日本在朝鲜的挑衅,小规模冲突打击对手,然后适当让步息事宁人。


    误判形势,日本占据先机

    朝鲜发生叛乱后,向老大大清求援。大清派兵前往协助镇压叛乱。依《中日天津条约》,在中国派兵时,日本也有权派兵前往朝鲜,因此,日本也开始派兵前往。

    由于袁世凯等人对形势的误判,只是准备镇压叛乱,大清派的兵很少,总计2465名清兵!而且,为了不刺激列强,刻意选择了远离汉城而接近叛乱发生地的牙山登陆。

    此时的日本,早已决意在西伯利亚铁路通车和巴拿马运河通航前打败大清!因此,出兵好不手软,先手派兵8000(即使在叛乱已经平息后,依然执意加兵),而且,一出手就进驻了仁川和汉城!同时,公然质疑大清和朝鲜的宗藩关系,开始摊牌!

    此时,大清在朝鲜的形势非常不利:

    1、前线兵力远远少于日本;

    2、牙山“孤军”,形势危急,进退两难。

    3、朝鲜已经通告叛乱已平息,大清再增加兵马入朝已无口实。

    误判形势,先机已失。

    1893年,英国防务情报人员已经预判:无论海陆军,大清非日本对手。但若大清组织得力,动员果决,绝不至于像历史发生的一样惨!

    “以夷制夷”,弄巧成拙

    形势上来说,大清虽号地大人多,但能战之兵并不多。且由于没有现代的战争动员制度、兵役制度,平时兵马并不多,新募之兵,没有三个月形成不了战斗力。

    李鸿章混迹官场多年,此时开战,正是“以李鸿章一人敌日本一国”,大清上下有多少人想看他出洋相?他自己清楚。

    而此时的日本,早已备战妥当,正希望寻衅开战!

    即使开战,也不应该在敌人期望的时间,期望的地点开打

    因此,李鸿章开始玩弄起了自己的“外交之能”。

    当时的世界外交的主流,是英俄争霸。英国,害怕中日开战,使得俄国左手渔翁之利。

    俄国,由于西伯利亚铁路未完成,运力有限,尚无力大规模武力介入,因此,也希望借调停中日,扩大在东北亚的影响力。

    李鸿章两头激将,试图引起英俄争相调停。这正是李鸿章常用的“战术性外交”

    可是,由于李鸿章在激将中,给英国造成了“中俄同盟”的错觉,使得英国上下倾向于与日本结成“英日同盟”。恰好,成熟的日本外交家利用这个心理,促成了“英日修约”,解除了日本开战的后顾之忧!

    进退失据,一败涂地

    李鸿章在外交上争取时机的做法,并无不妥。

    但是,大清的摊子已经烂了!争取的这些时间并没有任何作用!

    增兵备战,又怕刺激列强;转移牙山孤军,又觉得认怂丢人;平壤军马甚至长期没有主帅!而国内呢?除了“请流派”喊打喊杀,几乎没有进行战争动员或添置军械。

    大清上下,都等着看李鸿章笑话,这样的国家机器,如何抗衡日本呢?

    因此,李鸿章避战求和,是合理的,是因为前线形势所迫。只是,李鸿章的战术型外交,拆东墙补西墙还可以,如何与日本一个系统化的外交组织抗衡呢?而大清国家机器(当然,也包括李鸿章本人)尚不是近代化的高效的组织,避战争取的时间,并没有换来前线形势的改变。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